您的位置:首頁 >政務信息>政務活動>詳細內容

補齊水利短板 興產業拔“窮根”——豐都三建鄉緩解用水難紀實

來源:重慶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10-14 09:15 瀏覽次數:
字號:[] [] 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三建鄉完成整治的山坪塘。(三建鄉供圖)

王素娟擰開水龍頭,清澈干凈的自來水立刻汩汩流了出來。記者 左黎韻 攝

■采取“集中供水+分散供水”的方式,集中修建小(一)型水庫、分散修建蓄水池,并在蓄水池邊配套建設自來水廠,讓村民喝上干凈水。

■農村人飲工程管護是個大難題。三建鄉7個行政村都配上了“管水員”,讓老百姓自行管護人飲工程,村里的自來水很少再斷流。

■自2018年以來,三建鄉累計整治山坪塘79口,累計新增、恢復蓄水能力4.2萬立方米。農田水利有了保障,村民們發展產業的積極性越來越高。

曾經“望水興嘆”的貧困鄉,不僅家家戶戶吃上干凈衛生的自來水,越來越多的老百姓甚至“因水增收”。

10月9日,重慶日報記者來到豐都縣三建鄉廖家壩村,54歲的貧困戶王素娟一邊淘著米,一邊感慨:“現在我們再也不用為吃水的事發愁了。”

三建鄉是我市18個深度貧困鄉鎮之一。“水困難”曾是脫貧攻堅面臨的首要難題。近年來,當地政府通過精準滴灌,不斷補齊農民生活、農業生產、農村發展的水利短板,讓產業發展步入“快車道”。截至目前,全鄉累計脫貧722戶2988人,貧困發生率降至1.58%。

“集中+分散”供水

村民喝上干凈水

記者從豐都縣城出發,一路顛簸近兩個小時才到達三建鄉,這里地處兩山夾槽的斷頭山部位,平均海拔在200至1200米之間。特殊的地形地貌使三建鄉季節性缺水嚴重,雖然2005年前后,豐都縣在當地龍河入河口段修建了魚劍口水庫,用于水利發電,但由于村民居住的地方大多位于水庫之上的山丘地帶,缺水難題依然未得到緩解。

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村民們搭伙挖口水池,靠著漫上來的地下水解決用水難題。“說是水池,其實就是個泥巴窩窩。遇上下雨天,舀出的水是泥黃色的,要先沉淀半天,再反復燒開才能飲用。”王素娟說,干旱時節,池子里沒水,她還得到幾公里外的雙鷹河挑水喝,來回一趟就是大半天,哪還有時間發展產業?

2018年,脫貧攻堅步入深水區。農村貧困人口飲水安全是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重要指標之一,三建鄉如何才能補齊短板?在經過反復走訪調研后,鄉黨委政府最終確定了“集中供水+分散供水”的實施方案。

“根據方案,我們首先要解決水源問題。”三建鄉副鄉長朱小冬坦言,他們在鄰近的南天湖鎮廠天壩村尋找到骨干水源,并整合扶貧資金,擬定修建一座蓄水能力達130萬立方米的小(一)型水庫。目前,水庫右岸管網已鋪設完成,年底將正式投入使用。

針對三建鄉海拔落差大,村民居住分散的實際情況,他們還分散修建了蓄水池,使其能夠發揮豐水期蓄水、枯水期調節的作用。與此同時,在蓄水池邊配套建設自來水廠,借助過濾、消毒、輸水管網等設施,可分散解決少則幾戶,多則幾十戶村民的飲水安全問題。

專人管水

飲水源源不斷

事實上,自脫貧攻堅開始以來,三建鄉便將基礎設施建設放到重要位置,其中人飲工程更是放在第一位的大事。早在2017年底,紅旗寨村自來水廠便已投入使用,村支書張先榮成了村里第一批用上自來水的村民。

可好景不長,張先榮還是常常為吃水而犯愁。由于缺乏專人監管,水管經常爆裂,自來水時有時無,張先榮一氣之下還是決定挑水喝。

“農村人飲工程管護是個大難題。如果管不好,就不能充分發揮效益,村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就會大打折扣。”朱小冬稱,鄉黨委、政府思前想后,最終決定讓老百姓自行管護,“這樣既能增強大家的主人翁意識,又能促使村民加大管網設施的管護力度。”

經過公開推薦篩選,村民董中信成功應聘為村里的“管水員”,負責自來水廠及其配套溝渠管網的監督管理。雖然月工資不到1000元,但董中信干的活卻不少,他說:“村里的自來水管網加起來有6公里,我每天巡邏一遍就要兩個小時,主要檢查水管有無破裂、漏水等。尤其是夏季,自然條件使管道壓力加大,我巡邏的次數還要增加,一旦發現水管出現爆管風險,我基本都是自己墊錢買來材料,先進行維修更換。”

紅旗寨村自來水廠離董中信的家不遠,當初村民們正是看中了這點,才一致推舉他為“管水員”。從暨龍河泉池引來的水在這里停留、沉淀,然后進入過濾環節。董中信除了負責水廠的每日投藥外,還要負責設備的清掃、維修等。“水廠里的污水沉淀每隔兩天就要進行一次大清理,否則處理后的自來水會有股味,村民們不愛喝。”董中信坦言,他的任務就是從源頭上保障村里能安全、穩定供水。

如今,在三建鄉,全鄉7個行政村都配上了像董中信這樣的“管水員”,自從“管水員”上了崗,村里的自來水就很少再斷過。

保障生產用水

產業發展步入“快車道”

水是生命之源,更是農業生產的保障。因為缺水,三建鄉產業發展常年滯后,這也是造成當地貧困的主要原因。

王素娟還記得,脫貧攻堅開展以前,三建鄉幾乎年年夏季都要遭遇大旱。縣里出動的送水車排著隊定時往缺水的村送水,可每戶村民每天僅能分到兩小桶水。政府送來的水,被她多次循環利用,一盆清水用成了臟水還舍不得倒掉。因為缺水,有一年,她養的大肥豬竟然被活活“渴”死。

“不但人要喝水,菜田、牲畜也要解‘渴’。”朱小冬說,自2018年以來,三建鄉累計整治山坪塘79口,累計新增、恢復蓄水能力4.2萬立方米。

農田水利有了保障,村民們發展產業的積極性也越來越高。對此,鄉政府又按照“長短結合,以短養長”的思路,為貧困戶規劃了脫貧產業。去年,在政府的帶動下,王素娟種植了3畝香桃,養殖了1000只綠花雞。年底,綠花雞出欄,便為她帶來了4萬元的純收入。“短期產業保障了貧困戶的近期收入,三年后,以香桃為主的長期產業見效后,他們的錢袋子會逐漸鼓起來。”朱小冬說。

三建鄉夜力坪村,深秋時節,這里依舊洋溢著豐收的喜悅。村民們將收獲的優質稻谷打成新米,每斤收購價比普通大米翻了一番。稻谷收割后,村民們還忙著撒播油菜籽,期待著來年春季“油菜花開滿地黃”的美景。

楊云是夜力坪村駐村扶貧“第一書記”,他說:“過去,村里缺水,村民們只有等到晚上需水量小了,才敢把水池中的水舀出來犁田,‘夜力坪’這個名字由此而來。”駐村一年多,楊云帶領工作隊從基礎設施建設入手,既保證村民用水,又保障生產用水,讓村里的“望天田”變成了“活水田”。

該村村民先后發展起1700多畝優質水稻,并采取“水稻+油菜”的輪作方式,增加土地利用率。“以前種水稻是看天吃飯,遇上干旱常常顆粒無收,現在用水有保障,我們水稻種植戶總算吃了顆‘定心丸’。”在夜力坪村,靠種植優質水稻成功脫貧的深度貧困戶就有14戶。

事實上,夜力坪村只是三建鄉依靠水利工程發展農業產業的一個縮影。近年來,該鄉不斷夯實產業基礎,打造了以優質水稻、雷竹筍、油桃等為主的特色農業產業,讓全鄉87%的耕地都種上了經濟作物。“下一步,我們還將利用三建鄉地處雪玉洞和南天湖兩大景區的區位優勢,大力發展鄉村旅游,實現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,帶動更多村民穩步脫貧。”朱小冬信心滿滿地說。


終審 :鄧光蓉
好写真